平改坡閣樓裝修竟然都是違建 北京某小區違建被拆除

新竹防水
新竹拆除

在2010年,小區業主舉報時,相關部門曾回應稱,商務樓頂建築為平改坡項目。北京裝修網瞭解到,而這個“平改坡”建成後,其下面卻住著幾十人,並有一傢公司在此辦公,堪稱最牛“平改坡”。北京裝修網瞭解到,自建房和樓頂陽光房何時被拆,許多業主都很期待,但又覺著無奈。

居民樓形狀各異的陽光房

小區共有10棟樓,其中,10號樓位於小區中央,隻有三層,是該小區的幼兒園。9號樓是過街樓,樓上是一傢賓館和一傢文化公司。8號樓被幾棵小樹隔在小區外,是一棟商用樓。

北京裝修網瞭解到,該小區幾棟居民樓在10層到23層不等,幾乎每棟樓頂都有自建房。

從小區內的樓下可以明顯看到,在靠近正門的4號樓、5號樓、6號樓頂層,都長滿瞭形狀各異、高低不一的自建房。大多數自建房的整個墻體都是由玻璃建造,矮的隻有一格玻璃的高度,高的有兩到三格玻璃。就算長在同一棟樓頂的自建房也不重樣。“6號樓樓頂的7處玻璃房,每一處的高度都不一樣,有平頂,有斜頂,窗格子也有黑有白,很是紮眼。”一名小區居民表示,一些加蓋的房屋面積應在上百平方米。

站在小區旁的高層建築上發現,在樓下隻能瞧見一個邊的陽光房原來“別有洞天”——有的樓頂還“馱著”露臺和小木屋,緊鄰著它的西邊還另有一處二層的陽光房,東邊的陽光房頂上還戴瞭個有半層樓高的錐形屋頂。

繞到小區外的馬路上,2號樓、3號樓的樓頂同樣佈滿瞭大大小小的玻璃房。其中,3號樓樓頂有兩個碩大的玻璃房,兩個房一高一矮。高度大約是樓下正常層高的兩倍。

商務樓樓頂藏著“金字塔”

小區的8號樓又名雙興大廈,是一棟七層的商用樓,它和小區的居民樓挨在一起,但是需穿過一道鐵門繞到小區外才能進入。

站在8號樓邊上的高層建築上發現,整個8號樓樓頂蓋著一個金字塔形狀的巨大自建房。屋頂是幾道斜面,由藍色玻璃瓦搭建而成,還在瓦上裝瞭玻璃窗和透氣口,墻體是白色鋼板,同樣開瞭窗戶,可看見九臺空調接入這個面積千餘平方米的自建房中。

因為屋頂是斜面,從樓下仰視並不容易察覺,幾乎看不到這個巨大建築。“站在高處,一下子就能看得清清楚楚。”一名小區居民表示。

進入8號樓內部,從地下一層到七層都是正在營業的公司,其中有五層樓都是英語學校,很多學生進進出出。樓內電梯隻能到七層,第七層的光線很暗,幾傢公司都關著門,樓道裡也沒有人走動。

站在七層便可以聽到從八層傳來重低音的嗡嗡聲。走步梯到八層,八層左側一道白色的大門關著,上面還帶瞭密碼鎖;右側的塑鋼門也被生銹的鐵鏈條緊鎖,旁邊寫著“機房重地,閑人莫入”。從塑鋼門上的玻璃往裡看,裡面漆黑一片。

北京裝修網瞭解到,小區居民張先生表示,商務樓頂的自建房建於2010年上半年,自建房最高處有六七米高,由鋼架搭建而成。“這個建築嚴重影響瞭小區內的景觀,更嚴重影響瞭居民樓的采光,導致一些房屋光線被遮擋,使得小區的居民很不滿。”

從自建房興建伊始,這名居民便開始不斷地向城管部門進行舉報,停工一段時間後又開始建瞭起來。“伴隨著不斷舉報,自建房也在不斷地施工,直至最終完工。”

“平改坡”下住著人很蹊蹺

樓內一名保安表示,八層住的都是保安和物業公司工作人員。屋子被隔成瞭好幾個房間,每個房間住兩三個人,總共住瞭四五十個人。除瞭工作人員,八層還有一傢公司在其中辦公。

至於從八層日夜傳出的重低音,這名保安說,“是因為裡面還放瞭整棟樓的監控系統。”

物業人員稱,8號樓是商務用樓,被劃瞭出去,不在本小區物業的管轄范圍,他也不知道8號樓頂層的情況。

8號樓內的一名工作人員表示,這棟樓的租售、物業都是歸8號樓對面的韋伯時代大廈管。

韋伯時代大廈管理處的一名工作人員表示,這棟樓的八層隻提供給本棟樓的工作人員居住,並不對外租。“8層的房子是本來就有的,不是加蓋的。”

小區居民張先生表示,在2010年,業主們投訴商用建築樓頂違建時,城管部門曾對他們進行回復,告知業主該建築已獲得相關部門審批,屬於合法的平改坡項目。

“平改坡是好事,但是平改坡修那麼高,而且下面還住上人瞭,這到底是平改坡還是違建房”張先生表示,“平改坡”是將平屋頂改成坡屋頂,改善老式頂層房屋的保溫隔熱和防水功能。“這個平改坡有點蹊蹺,住著幾十人,還有人在辦公,都快趕上‘樓頂公寓’瞭。”

海淀區城管執法監察局紫竹院執法隊一名工作人員表示,對於商用樓頂層的千餘平方米自建房,自己並不知道小區附近有這麼大違建房。

“情況很復雜,需要慢慢拆”

該小區一名居民表示,最早的樓頂違建房是2008年開始蓋的,已經存在近十年瞭,剛建好的時候裡面還養過雞鴨。小區居民們也投訴過,但一直沒拆動。

北京裝修網瞭解到,物業公司一名工作人員表示,至於居民樓的樓頂違建,他們沒有拆除的權利,已經多次上報給城管部門。“這些違建都是上一任物業留下來的。在我們管理的這段時間,已沒有新增的樓頂違建瞭。”

海淀區城管執法監察局紫竹院執法隊一名工作人員表示,小區違建情況被多次舉報。該小區樓頂玻璃房已經存在多年瞭,工作人員此前多次進入小區進行瞭解調查。一些違建情況現在已經立案中,正在走拆除程序。“因為樓頂違建不比底層,開個吊車就能去拆。頂層的拆除難度較大,房主也不讓我們進去,沒法測量建築的實際面積。小區的情況比較復雜,隻能走法律程序慢慢拆。”

一名頂層業主表示,自傢建玻璃陽光房的原因,一是周圍鄰居都已經加蓋,雖然有人反對,但是沒被叫停過;第二是很多頂層的房間都存在漏水的情況,且無人負責。頂層住戶隻能通過加蓋陽光房來解決雨天漏水的問題。

北京裝修網瞭解到,小區業委會一名成員表示,業委會並無權利強制要求業主拆除違建,隻能在其中起到協調作用,但是違建業主對此並不買賬。其中有的業主態度強硬,並稱“業委會管不著這件事情”。

北京裝修網瞭解到,在與小區樓頂違建較勁多年之後,小區居民張先生也很少再進行舉報。“心態也疲瞭,舉報也沒什麼用,該建還在建。不過在我心裡,還是很期待,能有人去負責,真正地把這些樓頂違建拆掉。”

source:http://bj.zhuangyi.com/zixun/201708/1171608.html